3月 142011
 

(转自:域名城  作者:corekey )

家人最近在追电视剧《第5空间》,是陆军航空兵的故事。我不大爱看电视,旁听着知道,入行3年的飞行员还是被称为“新飞”。炒米跟开飞机没法比,如果入行半年了还自称为“新人”“新米农”的话,未免有扮嫩之嫌。我入米市正好半年了,不敢——也不想再以新人自居,当然也谈不上老资格,算是半新不旧吧。这个半新不旧的过程会很长。路再长也不怕,只要这个过程中自己没有变成老油条,那早晚会成为一名收获颇丰的老米农。

入行这半年下下,卖了约60个域名,手里还有500多个。折算着约一天入仓3个域名。

我的米仓没有骄人的成绩,3字母、4数字域名连一个都没有。拿得最贵的域名也只不过230元。可以算是未被忽悠的一族。

我的米价也没骄人的成绩,迄今还未出过4位数价格的域名,最贵的一个com双拼卖了800元,一个cn双拼卖了900元。所以也算是没能力忽悠人的一族。

感到欣慰的是:自己入行一个月时就找定了方向,持续建仓,并且到今天还没有改变路线,更没有后悔。早期的学费米基本上全部低价抛了,所卖出的1/10域名,已经收回了我1/3的总投入。

这半年里,频繁入米,也频繁发帖。1个月前又刚写完自己的2011米市年终总结。但周末的下午不写点什么嘛,倒又觉得辜负了这个冬天难得掉进阳台的南国暖日……圈椅,奶茶,水仙。水仙是不怕冷的,兀自迎着被我无聊时种在旁边花钵里的蒜苗绽放几朵小花。我们用最舒服的姿势坐着,心平气和的开聊吧。

.com﹠.cn

入行伊始,首先会遇到的问题就是后缀。从国内米市来看,无论数量还是价格.com都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。这块高地是手里握有好米的前辈大佬们独占并死守的,新小米农基本上也都是从.com入手,卖给小站长们赚点小钱,同时赢得希望。在优质单词组合和双拼域名几已经绝迹的状态下,ali、tao、pay、pad、tuan等新词层出不穷,如一柄柄劈开重幕的利剑,让小米农和小站长们一次次突破资源枯竭的困惑看到光明。这是个耐人寻味的现象。当某网站的前缀带上wang、zhan,或者省市名称后加上sheng、shi时,这个域名将变得一文不值。比如shenzhenshi.com、zhonghuawang.com,但这些双拼换之与tao、tuan等组成三拼时,却可以成为抢手货。大概是因为“省”“市”“网”“站”等是固有意义,不需要重复,而其它单词单拼却有独特意义并且显得动感之故吧。

老米农死守.com,新米农喜欢.com。但如果是一个不新不老并且有着“野心”的米农,则不得不往.cn多看上一眼。这一年来,注册价格飙升、审核管理倍严,.cn让米农有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,无论经济还是感情上都令人难以接受。但它无疑也剔除了许多的泡沫,同时为新入市的人以机会。所谓乱世出英雄,固态市场中大多数人会寂寂一生,“乱”世之中智者勇者往可以渔名渔利。股市也是如此,缓升缓跌中大家都相差无几,差的就在那大起大落的风潮里。是生是死,是衰是盛,人算一半,天算一半。

主流﹠非主流

.com和.cn在中国毫无疑问都是主流后缀,一些非主流如。cc、。co、。la、。中国等也都来势汹汹。入行为半年里,看到关于。cc、。co那叫一个惊心动魄。苏大财主为首的。cc派像陈胜吴广揭杆而起,.com的元老派大拳镇压捍卫“王者”地位。还有一些既无王牌米也无主见的人跟着瞎起哄,更多的中小米农看得一脸糊涂。事实上,任何后缀都是一样使用,无所谓主流非主流,同为元老级的。net和。org在中国的市场也很小。用前缀较次的主流后缀域名还是前缀较好的非主流后缀域名?这取决于域名使用者的价值取向,有人喜欢相貌普通的富贵大家闺秀,有人喜欢姿色上乘的小家碧玉甚至苦寒人家的女子。域名后缀会越来越多,这对目前的主流和非主流来说都有很大的压力,个案的成功对大势并不会靠成多大的影响。

英文米﹠中文米

中国人所接触的英文域名主要是英文单词、汉词拼音、品牌商号等。体系成熟,认知度高,这里就不多说它了。

我深迷汉字,更爱中文(词语)。英文单词的含义百变,但主要靠语境和语气来区分意义。中文则不同,每个词语背后都有一个故事,甚至一段历史。特别是成语,有的甚至可以写出几本书来。我也曾多次对中文域名心动,但至今尚未持有一个。中文域名和中文文化是完全不同的概念,前者是品牌和关键词,纯粹为经济效益而生。追溯中文域名的历史,不能不说3721。2001年,3721上网助手以插件方式劫持浏览器,大肆宣传通用网址,其风头盖过了CNNIC的通用网址。3721通用网址与CNNIC通用网址的不同点是,它不需要后缀,其实就是纯粹卖关键词。用google和baidu搜索一个关键词,可以得到无数结果,在被3721劫持的浏览器地址栏里输入关键词,则只出现一个结果(一个网站),这种诱惑是非常大的。但这种强盗行为直接得罪CNNIC和微软,同时也因让广大网民反感,最后死得很难看.cnNIC的通用网址(中文域名)其实也是卖关键词。投资中文域名的障碍和风险可能有以下几种:

1。外国访问者的识别障碍;

2。输入障碍。输入不方便,特别是手机使用者,非中文国家的使用都更无法输入;

3。高成本障碍,终端使用可能不会觉得贵,但投资成本就太高了;

4。可替代资源太多,汉语双拼约有10万个,有使用价值的约7万个,其匹配的词组约50万个。这是双拼,如果算上单字、三字、四字……可以无限量扩大。举例说明:北京市长城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,其可以用中文域名有:①长城。中国②北京长城。中国③长城网络。中国④长城科技。中国⑤长城。网络⑥北京长城。网络⑦长城科技。网络⑧长城。公司⑨北京长城。公司⑩长城网络。公司……如果今后再出现省份后缀和行业后缀,中文域名资源可替代性太强了,投资风险太大。

5。当中文域名成为一块肥肉的时候,各种浏览器肯定也会自卖无后缀关键词,混战形成混乱局面。

中文域名主要是受利益驱动的,与汉语文化和民族感情没多大关系。中文域名如果崛起,受伤最大的不是英文域名持有者,而是搜索引擎——特别是百度。百度推出浏览器是早晚的事,它会起个什么名字呢?有兴趣的可以猜猜。

硬通货﹠创意米

前缀美好、后缀主流的域名才能看硬通货。硬通货是不需要卖弄姿色的,好比一块金疙瘩。金子值钱,捡到金子是铁定赚了,但买金子投资则不然。金子也是期货,价格有涨有跌。现时入市,捡到硬通货的可能和捡到金疙瘩一样渺茫。起早贪黑地辛苦扫米抢米偶尔也可能筛到些金沙,积腋成裘,时间长了也可能凑成块金疙瘩。除此之外,只有靠金点子发财了。很可惜,这个世界上85%以上的创意是要失败的,这个比例放在创意米上变成99%应该一点也不为过。但也正是那少数的成功案例给了我们一丝光明,让我们像飞蛾扑火一样无畏无惧。

硬通货无望,创意米失望,新入市之人难道真的没奔头了吗?我想也不是的,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,在黑与白之间有着大片的灰色空间。如果自己的知识够广厚,一定能淘到一些好域名的,这些域名必须具备以下特点:有底蕴、有人缘。有底蕴是指它有丰富的内涵,透过三两个字就能让人引发很多联想。有人缘是指看着喜感、动感。未来10年的网络是属于80后和90后的,这些群体的心理年龄都比生理年龄要更小很多,活力无限,特别钟情于有喜感和动感的东西,“爆米花”就是个例子。

长线﹠短线

很多人说,长线是投资,短线是投机。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对的。“短平快”就是典型合法的投资方式之一。有些米友自己磨枪(写程序)抢米,好的自然抢不到,抢些品相稍好的,然后每个赚几十块就抛。这其实是劳动致富。米市是小众市场,处于并公开状态,其实都可以算投机,也都可以算投资。在小小的米市中再分投资和投机,那是窝里斗,没意思。米市里只有长线和短线之分。籴不易,粜更难。米农更大的差别在于卖出的手段和方法不同。有人如渔翁,孤舟寒雪稳坐钩鱼台,愿者上钩。有人则不停的宣传,不停抖杆子,更像钓青蛙。此二者的区别与修养无关,与生计干系反而大了:稳坐钓鱼台的要么是业余休闲,要么是家底殷实,反正晚餐不缺这道菜;抖杆钓青蛙的多半是受续费压力或者是把生活费用来买米了。域名如酒,越陈越香越值钱,只要你确定捂起来的是酒糟而不是米糠,早晚有一天会得到回报的。在自己仓位许可下精拿,不急着卖,这是不错的方式。偶尔炒些快进快出利润较的小米,就当是解闷吧。

冲动﹠淡定

经常有人发帖称“有个域名犹豫间,被别人注册了”,也经常有人发帖称“冲动间注册了某域名,现在后悔了”。好吧,权且把米农都当成枪手:掏枪便射的人,要么是神枪手、要么是弹药富得流油、要么是靶子太多了;迟迟不开枪的人,要么也是神枪手、要么是缺少弹药、要么是放眼无“敌”。神枪手是少见的,富得流油和放眼无“敌”的也人很少。冲动与淡定最大的原因往是:冲动者觉得靶子太多了,淡定者缺少弹药。

觉得靶子太多了有两种原因,一是大环境造就了一个机遇或者自己没见过世面。机遇也可能是风险,这说不清,我们不说它。没见过世面是因为阅米太少。一个万花丛中过的人给“美女”所定的标准会更高一点。没有系统扫过米的人,很容易被品相一般的域名所色诱从而冲动。阅米100万以下的米农是很容易冲动和“创意”的。100万域名,很多吗?真不多,如果系统地扫一次双拼、四字母,每天过眼所有删除的.com和.cn域名,1个半月就可以达到100万之数了。同时也要相信,站在岸上永远不能学会游泳,成天瞄着靶子一枪不发也不可能成为神枪手。任何一名神枪手都是用子弹壳堆出来的,他们的实弹射击次数是普通步兵的8倍以上。

冲动和淡定本身就没有确切标准。可以冲动,可以淡定,也可以对别人的冲动和淡定加以分析和劝解,但不要去对别人的冲动或淡定冷言相讥。

忽悠﹠被忽悠

方言是很有魅力的,其魅力在于达意。忽悠和骗,以及玩笑的区别在于:我在你面前亮一个盆,说这是某皇帝用过的尿盆,这叫玩笑;如果再想让你把这“皇帝用过的尿盆”高价买去,这就叫忽悠;假如再把这个铜盆当成金盆卖给你,这就叫骗了。忽修是不改变其本质,而夸大其光环并想从你兜里掏出钱来的行为。

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忽悠,米市也不例外。有忽悠,自然缺不了有人被忽悠。忽悠是双方智力的较量,一般来说,忽悠者的专业知识都会较丰富,销售能力也较强。被忽悠者除非智商很低并且不差钱,是很难被忽悠得伤筋动骨倾家荡产的。本人不赞成忽悠,但也不反对,因为我可以从忽悠中学到专业知识和销售能力。我只反对空洞的忽悠,或称之为干嚎。空洞、乏味、高调、频繁的干嚎最让人受不了,它忽悠不着人,太吵着人了。有趣是,相应的出现一种站在道德至高点上空洞、乏味、高调、频繁的反忽悠干嚎,同样吵人。经常是忽悠和反忽悠的在吵个不可开交、甚至互指忽悠的时候,“被”忽悠的普罗大众一点儿没事的在围观,或者摇头走人。

 Posted by at 12: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