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 132012
 

“11年来我没有对家人、朋友透露一点自己所做的事情,因为我对祖国做出了承诺,绝不能背叛。”

———傅衍鲲

为了取得杨茂良的信任,他不仅先后将妻子儿女带到果敢与杨茂良“走亲戚”,还花高价到黑市买了38套避弹衣,作为见面礼送上,并亲自执枪验货,在150米开外抬手射中指定位置,惊得众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精练的军事才干很快赢得了杨茂良的刮目相看,傅衍鲲顺利成为“高级军事顾问”和“教官”。利用这个有利身份,他不仅将果敢地区的制毒贩毒情况摸了底,还揭开了“矿渣贩毒”、“接力贩毒”等种种贩毒伎俩。

有一次,他被安排去给另一个大毒枭坤沙送两车军用物资。坤沙当时是外界最为关注的大毒枭,在他鼎盛时期,金三角一年所生产的毒品中,就有70%是坤沙地盘上生产的。

到了坤沙那里,傅衍鲲借口参观四下走动。在一个风景区,他发现有卡车在往外运遇火特别容易爆炸的氧气瓶,而存放氧气瓶的地方,竟有一个个白圈。他一尝:海洛因!

固体海洛因是怎样灌到氧气瓶里去的?他循着轰鸣的电机声,悄悄走进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小草棚。正当他眼前一片漆黑,心里紧张得直打鼓时,几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却直抵他的腰间。

正在生死攸关的时候,坤沙的一个副官走了进来,一看是“客人”才喝退了士兵。

回来以后,他立即向国家报告了“氧气瓶贩毒的秘密”。

11年来,他为国家禁毒部门提供了数百件有价值的情报信息。“如果按照截获100克毒品就晋升一颗星的话,我得的星星围起来该有锅盖那么大了。”谈起往日的成绩,老人一笑而过。

他数次被大毒枭置于死地,却总能绝处逢生逃离险境

“我在金三角干的,绝对是一个提着脑袋闯天下的活。”———傅衍鲲

1996年,杨茂良败落,傅衍鲲离开果敢,汽枪专买  经朋友推荐到了佤邦的大毒枭鲍友祥那里,被安排在一个丁司令手下。

刚一到,丁司令就安排给他一个生死攸关的任务:和丁司令的亲信西村到南部去接一批制毒药剂。傅衍鲲认为这是一个深入了解制毒过程的好机会,便欣然前往,与西村一起到了缅甸北部的茵莱湖。

谁知西村背叛丁司令,还要杀傅衍鲲灭口。他提出要一起到湖中小岛上参观,狩猎网这让傅衍鲲心中一惊。

果然,西村半路上下了毒手。他驾着小船故意翻船,把傅衍鲲弄下水,然后很快离开了。他以为四周是水,即使傅衍鲲当时没被淹死,时间长了也必死无疑。

擅长游泳的傅衍鲲悄悄摸到一堆水草下躲避起来。冰冷刺骨的湖水冻得他牙齿直打颤。妻子、  秃鹰汽枪  孩子、老家,很多事情一古脑地袭来,他的脑子乱了: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?

求生的欲望让他鼓足最后一点力气,游到了附近一个只有十几平方米大的小岛上。已是半夜,冰冷的寒风吹打着湿辘辘的衣服,冻得他瑟瑟发抖,饥饿不堪的肚子还时时“咕咕”叫上几声。这一呆就是大半夜。 汽枪网  幸亏小岛上有很多人家割下来的芦苇,他用冻得直哆嗦的手拿起芦苇往一起绑,绑了很多把,然后再做成筏子,直到天亮才浮上岸。几个路过的和尚发现他时,他已经奄奄一息。

类似的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至少有6次,而每次他都侥幸生还。

本文出自http://www.lieying2008.com转载请说明出处!

Sorry,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.